资本还相信贾跃亭?

作者:李牧

曾拉着数十万人一同“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再次展现了霸占头条的能量。

1月28日,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以下称“FF”)宣布,已同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 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 (以下简称 “PSAC”)(NASDAQ交易代码:PSAC)就业务合并达成最终协议,合并完成后将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市场上市,股票代码为“FFIE”。

据悉,本次合并交易预计于今年第二季度完成,具体进度将取决于PSAC股东的批准和监管部门的审批速度。FF表示,该交易将为其提供约1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以每股PIPE认购价格为10.00美元计算,合并完成后新公司估值约为34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FF在声明中指出,普通股PIPE包括来自美国、欧洲和中国的超过30家长期机构股东。PIPE基石投资人包括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和长期机构投资股东。而在同一天早些时候,路透社曾报道称,吉利将在此次合并交易中扮演锚定投资者的角色。

至于FF声明中的“民营汽车主机厂”究竟是不是吉利,AI财经社就此咨询FF公关人士,截至发稿,暂未收到回复。

事实上,最近FF在国内动作频频,与其传出绯闻的也不只吉利一家。此前据多家媒体报道,FF正在国内推进融资事宜,其中,包括格力集团和华发集团在内的珠海国资将向FF投资约20亿元,后者借壳上市之后将会在珠海建设生产基地。

在传闻中,吉利不仅会为FF注入3000万到4000万美元,还会作为后者的制造服务合作方,双方还将在FF车型的自动驾驶等方面开展合作。值得注意的是,曾与FF一度陷入控制权之争的股东恒大也被传参与了融资洽谈。

贾跃亭可以翻身回国了?1月27日早上,贾跃亭发微博致敬科比,同时也给自己打气,称“Never give up(永不放弃)”。

不过,热度仅仅维持了不到一天,一些绯闻中的当事方就泼了瓢冷水。

不同于吉利此前暧昧不清的“不予置评”,1月27日,AI财经社从接近恒大内部人士处获悉,恒大并未参与FF此轮融资谈判。珠海政府中也有多位人士回复称,确与FF方接触,但尚未敲定融资事项。

事实上,与FF传出绯闻的地方政府不只珠海,此前浙江德清、广州和内蒙古呼伦贝尔等地也传出过FF要在当地建厂的消息。

AI财经社还了解到,FF与曾“抄底”蔚来大获成功的合肥市政府部门也接触过,但也仅限于“聊了聊”,并无实质性进展。

一位汽车产业分析人士告诉AI财经社,就当前各方反应和FF以往融资前的动作来看,“应该都在谈,但都没有敲定”,当前阶段,FF方面应该在故意释放消息,以表明自己受到欢迎,并借此抬高身价。

不过,对于当初因为造车破产、现在想借造车翻身的贾跃亭来说,与PSAC达成协议代表着他的回国之路正式迈出了第一步。但在靴子落地前,变数永远存在,当前唯一可以预见的是,这也将是他最后下注的机会,如若不成,则可能会彻底“窒息”。

各取所需

商场上从不缺少利益置换的游戏,除了已经明确否认参与FF融资谈判的恒大之外,无论是对于珠海还是吉利来说,作出投资FF或与其合作的决定,也都有着基于自身的考虑。

早在2016年,随着国家对新能源汽车的支持政策陆续出台,地处珠三角地区的珠海就在“十三五”规划中建议把新能源汽车装备列入重点聚焦的六大发展领域,同年还引入了中兴汽车,计划打造年产5000辆、占地1200亩的智能汽车制造基地项目。与此同时,珠海还拥有银隆新能源等本地车企,相比合肥等老牌燃油车制造基地,似乎占尽了先发优势。

但是,在随后的几年中,珠海当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却一直萎靡不振,虽然野心勃勃的董明珠一心造车,但并未取得实质性成果,曾斥巨资打造的银隆新能源也在管理层的纷争中落得一地鸡毛,更关键的一点在于,珠海当地至今尚无知名新能源乘用车企业,相比风风火火的广州与合肥等地,不免有些黯然失色,甚至比不上已经投产小鹏P7的肇庆。

所以,对于珠海来说,引进FF能令当地的新能源汽车产业进一步完善,虽然不无“赌博”成分,但安徽合肥曾靠“抄底”蔚来大获成功,珠海或许并不想错过当前新能源汽车正在经历的“红利期”。

一位知情人士告诉AI财经社,自从2019年卖掉格力电器部分股权后,手握重金的珠海地方政府就在到处寻找新的产业标的,在汽车产业布局中,“跟吉利也谈过”。

在上述人士看来,珠海之所以会选择FF,除了看好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前景之外,再就是希望能够复制合肥大胆押注蔚来的成功模式。此外,此时投资FF也是一个“杠杆效应最大的选择”,“临门一脚的时候,风险相对是比较小的”。

就现有信息来看,已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内布局多年,且已有多辆被称为“特斯拉杀手”的FF91的预量产车下线的FF,距离大规模的量产的确只差“临门一脚”。如果日后FF真的能够觅得吉利作为国内的代工方,不仅可以同时解决建厂和生产资质问题,更得到了中国首屈一指的自主车企的支持。

当然,选择与FF谈判,吉利并非没有自己的想法。在汽车分析师张翔看来,吉利与FF达成合作的可能性比较大。“要找吉利代工,FF肯定要出资用于工厂和生产线的建设和调试,吉利并不需要投入太多资金,”他对AI财经社分析称,“与FF合作也可以解决吉利当前面临的产能过剩的问题,提高自身闲置产能的利用率。”

另有汽车产业分析人士认为,通过与FF的合作,吉利也可能会取得一部分FF的技术和专利,从而反哺自身长期难以破圈的新能源车型。事实上,不仅仅是FF,吉利最近还已确定与百度联合造车,所扮演的也是“代工厂”的角色。

通过吉利最近的一系列举动可以看出,在旗下众多新能源汽车品牌并没有在市场激起多大水花的情况下,吉利不仅需要寻得“良伴”盘活产能,也需要对方的技术为自身车型赋能,更加重要的是,面临从汽车制造商向出行服务商转型的吉利,当前的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尽可能推广曾斥百亿巨资打造的纯电动平台——SEA浩瀚架构。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在与百度敲定的合作,还是与FF尚处传言的合作中,吉利都要求对方使用自己开发的SEA浩瀚架构。如此一来,不仅吉利的闲置产能得以盘活,其自身基因更是可以大规模复制。张翔认为,吉利还可以通过与百度和FF等公司合作来增加自身营收,并提高自身市场份额和品牌知名度,“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退一步讲,即使吉利与FF之间的代工合作最后胎死腹中,在当前新能源汽车在资本市场火爆异常的背景下,仅从财务投资的角度来说,吉利亦可凭借FF上市前的锚定订单获得丰厚的收益。

贾跃亭的“心机”

表面上看,“只差临门一脚”的FF似乎为其合作方打开了一扇通向成功的大门,但精明如贾会计,又怎会没有自己的心机呢?事实上,FF此时“回国”,正是最好的、同时也是最后的选择。

贾跃亭昔日庞大的乐视帝国始崩于“乐视汽车”,自他远走美国、“生态化反”的颠覆性梦想在巨额债务前彻底沦为空谈后,另一个汽车项目FF却成了他牌桌上仅剩的筹码。不过,无论在哪里,造车都是一项重投入烧钱的事业,但由于贾跃亭的个人债务和信誉破产,FF的融资之路十分不畅。

在过去几年中,除了曾拿到过恒大部分投资以及由美国商业银行Birch Lake 领投的2.25亿美元债权及信托融资之外,FF与代理网游魔兽世界起家的美股上市公司第九城市的合作不了了之,传闻中的美国及中东等地主权基金、电动汽车区块链公司EVAIO和美国投资银行Stifel等战略投资方更是到现在都没有见过影子。

为了扫清FF融资的最大障碍,2019年10月14日,贾跃亭在美国申请个人破产重组,宣称将把全部资产包括所持有的FF股权通过债权人信托的方式转让给债权人,该信托由债权人委员会和信托受托人控制和管理。该方案完成后,贾跃亭将不再持有任何FF股权。

2020年5月份,美国加州破产法院正式通过并批准了该方案,2020年6月26日,该方案正式生效。贾跃亭曾对此解释称,“为了保护所有债权人的利益彻底还债,并加快FF股权融资进程”,才“主动选择申请个人破产重组”。

可事实上,多年来“讨债无门”的债权人们除了接受外,别无更好选择,只能与FF的成败紧紧绑定在一起。而“财技”惊人的贾会计,则又一次让债权人押上所有陪他“为梦想窒息”到最后一刻。

贾跃亭与FF的关系在股权层面剥离后,便移除了后者融资之路上的最大障碍。2020年10月,FF宣布获得来自美国两大金融机构Birch Lake和ATW Partner共计4500万美元的债券融资贷款,并称该笔融资的完成,意味着FF在正式IPO之前获得了足够的运营资金,基本渡过了短期现金流危机。

2021年1月,便有消息传出FF正考虑通过并购PSAC的方式登陆纳斯达克“借壳上市”,且FF正通过路演方式力图完成超4亿美元的PIPE融资的目标。

The Verge也曾撰文称,结合当前资本市场对新造车的巨大热情,FF将很容易通过上市实现飞跃。这条路也似乎是贾跃亭面前最好的选择,关键是此前也曾有过成功的先例。

2020年11月,电动车初创企业Canoo便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Hennessy Capital Acquisition Corp. IV(HCAC)合并的方式在纳斯达克完成上市,并获得了超过20亿美元的估值。巧合的是,Canoo的创始人曾在FF担任高管,后来因理念分歧与贾跃亭反目。

目前来看,贾跃亭似乎又在操盘一场资本游戏:FF要实现上述对国内资方建厂等许诺,更重要的是要想打开二级市场募资通道,并在新造车的初期资本红利散尽之前抓紧上车,就要成功收购“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以完成借壳上市,而要完成收购,就需要筹集到足够的资金…… 

这场游戏破局的关键恰恰在于中国的投资者。据腾讯潜望报道,在国外私募融资不畅的情况下,FF开始将目标锁定国内资金。全联车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总裁曹鹤也对AI财经社分析称,正是因为在美国难以推进融资,FF才会想到回国。

如今,FF在声明中提到的“中国排名前三的民营汽车主机厂和中国一线城市”,似乎也变相坐实了其近期与吉利和珠海传出的“绯闻”。

事实上,同珠海地方和吉利等合作方深度绑定,不仅FF当前面临的资金困境得以纾解,更重要的是可以获得前者强有力的背书,自贾跃亭个人信用破产之后,对于由他一手创办的FF来说,无论是对其上市还是日后开拓市场都具有着深刻意义。

最后一次“窒息”

事实上,FF与珠海的合作并非空穴来风,此前亦有信号释放。2020年12月14日,FF在国内成立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简称“法法珠海”),注册资本为25000万美元,法定代表人为贾晨涛,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汽车整车销售和汽车租赁等。

尽管贾跃亭已不再持有FF的股权,但曹鹤告诉AI财经社,由双方的种种动作来看,他仍是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此外,法法珠海亦与贾跃亭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其法定代表人贾晨涛同时还在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担任监事。另有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的全资控股股东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的董事Wang Jiawei还是贾跃亭的外甥。

贾跃亭当年正是依靠自己的亲戚和山西同乡作为代理人搭建起了庞大的乐视帝国。当前,乐视一再宣称贾跃亭仍为公司实际控制人,并表示他在美国申请的个人破产重组方案不适用于国内乐视债权人。所以,FF在中国的生产基地最终能否落地势必还会面临着大量法律和债务问题。而这,或许也正是珠海当前口风比较谨慎的原因。

由于贾跃亭在国内的个人信用已经完全破产,FF在国内并没有收获多少正面关注。但事实上,就一家新能源车企所必备的研发实力来说,FF的确有着一定的积累。

1月21日,FF宣布获得了美国媒体The Tech Tribune评选出的“2020加州十佳科技创业企业”,这也是FF从2018年以来连续三次上榜,这条消息也获得了贾跃亭的亲自转发,并微博置顶。不过,上述媒体在美国名不见经传,且常常举办名目各异的评选,所以2018年FF初次上榜时,便遭遇了“花钱买榜”的质疑。

另有来自分析公司Randolph Square IP(RSIP)的数据显示,FF在全球范围内正在申请或已获授权的实用和外观设计专利约有880项,其中已获授权专利530项,在同年限的初创科技公司中排名第一。此外,RSIP称,FF的多元化专利组合在同类技术上比包括丰田、福特和本田在内的许多领先OEM厂商更加强大。RSIP还指出,FF不断扩大的电动汽车专利组合在关键技术上与特斯拉不相上下。 

AI财经社从多位接触过FF91实车的人士获悉,贾跃亭对产品的审美和嗅觉极为敏锐,FF91若能量产,其实力并不差。

但是,即使具备一定技术实力的FF回国真能如愿,但从产品的角度上来说,前途却依旧坎坷。由于FF91聚焦的是豪华车市场,此前也有消息称,该款车在国内的售价将高达200万元。对于FF来说,高企的成本对其量产所需的资金也会是十分严峻的考验,此前家电制造业巨头戴森便因成本问题而不得不暂时放弃造车,FF要在资本市场融到多少钱才能获得比戴森更大的底气?

更加严峻的是,FF91高昂的售价也会将其目标受众局限于超高端市场或其一直宣扬的高端商务出行,但在上述细分领域内,早已存在拥有百年历史的保时捷和法拉利等跑车品牌占领了用户心智。与此同时,在高端商务出行领域,亦有BBA旗下的高档车型可供选择,对于一个自带“污点”的全新品牌来说,FF想要争抢有钱人的青睐并不容易。

不过,在一些分析人士看来,豪华标签正是FF的优势,张翔认为,中国市场消费者对车辆的品牌定位以及豪华程度还是很在意的,所以“FF在中国有着一定的市场前景”。至于品牌形象,在他看来,作为一家将研发总部设置在美国,且当前车型全部在美国研发和推广的车企,再结合其创始人贾跃亭的个人经历,本身就比较有传奇色彩。如果贾跃亭真的能够借此翻身,未来由黑转红也不是不可能。

FF释放的信息似乎也印证了张翔的观点。FF在声明中指出,首款车型FF 91已获得超过1.4万辆订单,FF 81预计将于2023年量产上市,FF 71预计将于2024底量产上市,在未来五年内,FF预计销量将超过40万辆。

此外,也有消息指出,如果FF成功回国建厂,其在国内的第一款量产车型将可能会基于吉利的SEA浩瀚架构打造,是FF91的简化版,售价也会更加便宜。结合当前唯一一款完全基于吉利SEA浩瀚架构打造的纯电车型领克Zero Concept30万元左右的预估价, 第一款国产FF量产车的对手很可能是蔚来ES6和EC6以及特斯拉国产Model Y。

曹鹤告诉AI财经社,如果FF在国内的售价维持在与蔚来持平或较低的区间内,从销量角度来说“还是有一定空间的”,不过在他看来,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说,随着国内新造车企业格局渐定,更加重要的是传统燃油车企愈发重视新能源汽车的研发,未来将会逐渐挤占新造车企业的生存空间,FF“长期活下去的希望不大”。

那些曾被贾跃亭“骗”上车的人

世上从不缺少聪明人,FF的出现恰好切中了以珠海和吉利为代表的地方或企业的痛点,但是好处和风险永远都孟不离焦,毕竟曾经上过贾老板车的人大都吃过亏,一则则血淋淋的故事宛在昨日。

贾跃亭造车的想法始于2014年,但最初与他在“车”上产生交集的是易到创始人周航。2015年10月,乐视向易到注资7亿美元,获得了66.67%的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在随后的几年中,乐视主导易到开展了数轮大规模充值返现活动,但目的并非为了易到的业务扩张,而是需要大量资金购买乐视无人问津的电视和手机等硬件产品。

捅出数十亿的资金窟窿后,易到成了乐视的弃子,并迅速被推到了韬蕴资本温晓东手中。后者曾回忆说,乐视欠韬蕴资本钱,无力偿还,便约定先将易到过户给对方,然后通过出售乐视网股票筹集资金还款。但真正接手易到后,温晓东却发现上当了,不仅易到的真实债务与当初贾跃亭所说差之千里,2017年7月,贾跃亭远走美国,他所持股票等资产被冻结,”出售一事胎死腹中”。

2018年7月,易到爆发司机提现难的问题。易到称危机是由于乐视隐瞒债务、并通过单方面诉讼冻结公司账户所致。此后,韬蕴资本又多次发布公告控诉贾跃亭及乐视,并追索债务。

在远走美国之前,贾跃亭曾分享了一首LeEco版的《海阔天空》:“最懂我的人,谢谢一路默默陪我,让我拥有好故事可以说”。

继周航和温晓东之后, 融创中国的孙宏斌成了贾跃亭的听众。

孙宏斌自称第一次跟贾跃亭谈了六七个小时,谈完之后,就有投资冲动了。随后,融创中国斥资150亿入股乐视,而这笔天价买卖,双方只用了36天就敲定了。当年在发布会现场,孙宏斌曾看着贾跃亭深情地说:“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

孙宏斌的真情终究错付了,最后正是兄弟坑了他。贾跃亭去美国后,孙宏斌接任乐视董事长, 但过了不到半年,他就放弃了这一职位,并闪着泪光承认,“乐视是一个失败的投资,这不是壮士断臂,而是断头了。”

对于贾跃亭留下的烂摊子,孙宏斌自称对乐视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了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他说:“我能怎么办呢,我再借他100个亿,我傻X啊?”而对于贾跃亭念念不忘的造车梦,孙宏斌则明确表示,“贾跃亭造车让我投是不可能的。”

孙宏斌不再相信贾跃亭的故事,但另一个地产大佬许家印却偏偏信了。

2018年6月,备受资金困扰的FF等来了恒大的支持,彼时,恒大宣布以67.467亿港元收购香港时颖公司,获得45% Smart King公司股份。此前,时颖投资20亿美元持有Smart King 45%股份,FF原股东(贾跃亭)以FF作价入股占Smart King 33%股份。

不过,蜜月期仅仅持续了不到四个月,双方便陷入了控制权之争,甚至一度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2018年12月31日,双方达成和解协议,恒大持有FF 32%的优先股,并100%持有恒大FF香港。同时,贾跃亭可以在5年内回购恒大所持FF股份。

非和平分手后,一边是恒大在全球范围内大肆撒钱买买买,并在广州南沙建设了工厂,同时发布12款车型设计图,另一边却是FF融资困难,并为了资金而屡屡出售资产。有意思的是,双方的大新闻也赶到了一起,恒大汽车在港股增发后股价迎来暴涨,以及FF可能回国建厂。

据腾讯潜望报道,与恒大闹掰后,贾跃亭心生悔意,曾多次主动向恒大示好,将CEO职位让给毕福康便是示好的体现之一。但通过恒大方的回应来看,许老板或许并没有忘怀。

曾被贾跃亭“骗”上车的不只是各位大佬,还有中美两国的多地政府。

早在2015年12月,FF就曾宣布投资10亿美元,在位于内华达州的北拉斯维加斯建设占地300万平方英尺的制造工厂。为此,内华达州政府还特地批准了一项针对FF的、总额为3.35亿美元的奖励方案。

但彼时内华达州财政局局长施瓦茨却严重怀疑FF的融资能力,并自2016年1月起对外公开发布了五份声明,表达了他的担忧,甚至称FF为“庞氏骗局”。不久之后,由于资金问题,FF工厂建设就陷于停工状态。

2016年8月,乐视也曾计划投资200亿元,在浙江德清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LeSEE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为了这个项目,乐视分别于2016年与2017年,共斥资4.2亿元在浙江德清拿了两次土地。但在四年之后,上述土地却因为长期闲置被当地政府协商收回。

那些年曾被“贾布斯”忽悠上车的案例,无不在阐述着“投资有风险”的深刻道理。今天,贾跃亭又在面前的牌桌上掷下了手中仅剩的筹码,成功与否,这都将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FF的故事,贾跃亭已经讲了四年,该有个结果了。

贾跃亭这次能成吗?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